我是潜水员

致命的深度探索 | 美国Scuba杂志关于潜水安全事故案例分析

致命的深度探索 | 美国Scuba杂志关于潜水安全事故案例分析

海面很平静,天气也很晴朗。当他们到达潜点的时候,平时往往挺大的洋流这天也比较平缓。能见度非常好,以至在水面都能看到底下的沉船。这真是对于潜水来说完美的状况,古斯塔沃和他的朋友们很快就把注意力转向比较谁能潜得更深,呆得时间更长去了。
船丢了,咋办?| 美国Scuba杂志关于潜水安全事故案例分析

船丢了,咋办?| 美国Scuba杂志关于潜水安全事故案例分析

不幸的是这天莫菲相当勤快,他的定律再次发威。当潜水员们比计划提前25分钟浮上水面时,船员们没有发现水面的浮标。由于洋流很大,当潜水员们缓慢上升完成安全停留最后上到水面的时候,船已经是在地平线上一个小斑点大了。他们继续在大西洋漂流了1个小时,船长才意识到可能出了问题。这时候我们的潜水员漂到了更深的大洋,漂流的速度也不断提高,在开始有有效的救援之前他们漂流了整整3个多小时。
深水昏厥 | 美国Scuba杂志关于潜水安全事故案例分析

深水昏厥 | 美国Scuba杂志关于潜水安全事故案例分析

Mark挣扎向上狂踢 - 他唯一的目标,达到上方遥远的温暖的热带阳光。他的脑海中闪过的简单的潜水计划。出了什么问题?通过模糊的视觉,他看了一眼他的仪表,看到他的潜水电脑的深度显示闪过了300英尺(91米)而气压表指针已经落在低于500psi(35bar)的红色区域。倘若他能触到悬壁,也许他可以停止继续下沉。这是他在从无法工作的呼吸器拼命吸气和最后的黑暗笼罩他之前的最后念头。
喘不过气 | 美国Scuba杂志关于潜水安全事故案例分析

喘不过气 | 美国Scuba杂志关于潜水安全事故案例分析

Sam 在水面逆流纷力挣扎着。他体格一直不是那么好,而现在身后背着双罐,每个手臂下还拖着小气瓶,加上他的干衣里面还有额外的空气使他显得像个气球,这一切就让他游起来更困难了。他缓慢地向前游着,但经过一分多钟的艰苦踢腿,锚线仍然遥远。拼命的吸吮呼吸器,他开始感到呼吸急促,然后觉得胸闷,还伴随着胸部紧缩的疼痛。他的踢腿开始变得无力,尽管在11度半的海水他热得满脸通红。最后,他的身体瘫软,进入了昏迷。
独自洞潜 | 美国Scuba杂志关于潜水安全事故案例分析

独自洞潜 | 美国Scuba杂志关于潜水安全事故案例分析

大约进到洞穴一半距离(140尺/43米),38尺(12米)深处,四周有好几个龙虾而水非常浑浊的地方他找到了失踪的潜水员。他已经不能作出反应,两个救援潜水员带上他上浮,到船上立即进行CPR(压胸人工呼吸),海岸警卫队进行了紧急疏散,但都无济于事,潜水员还是身亡了。